小杨就喜欢磕奇奇怪怪的cp yu

先生是我漫漫人生中斩钉截铁的梦想

王国崛起(权谋/架空)

是和一些姐妹进行的水仙文接龙

但是很喜欢自己写的这个片段就分享出来了

然后这两天会按照自己的片段加上开头和结尾

会发出来哒

这篇文章是这位老师开的头!

所以人物设定其实是这位老师的啦

@只一浅唱一名

因为完全不知道前面写的是什么

也不知道对不对

所以应该是

主骑士飒X教皇绒

副魔壳

当然还有炸

但是好像没有cp(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飒抬手轻轻抹掉绒绒脸颊上的泪,轻轻揉了揉他的头,“是出什么事了吗,来和我说说吧。”

绒绒抬起头,刚要开口,对上了飒那清澈的眸,那种关切的眼神,在炸难过时也曾出现过,清澈纯净,是那种不被世俗所污染的纯粹,让人不忍心去玷污。

想起刚才炸和壳的对话,眼神暗了暗,随即扯出一个甜甜的笑容,“没什么啦,就是下面有点黑,我怕你找不到我,所以就很害怕,然后就......”飒的心漏了一拍,“啊,没事,你看我在啊,无论你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。好啦,我们好不容易逃了出来,走吧!我走慢一点,跟紧我啊!”

或许连飒自己都没注意到,耳根在那时爬上一抹粉红,绒绒跟在飒后面,看着那一抹粉霞在白皙皮肤上一点点显露,其实,他对我好不仅是因为身份原因吧。

漆黑的通道曲折蜿蜒,分叉路口错综复杂,像巨大的迷宫,像不可窥探的人心,不知走了多久,黑暗中才出现了一点点光芒。

如星光缓缓亮起,点点光芒布满黑色通道,点亮了前方未知的黑暗,一只只萤火虫努力发出微弱的光芒,照亮黑暗。

是啊,这萤火虫不就像飒一样吗,尽管知道凭自己一己之力难以撼动黑暗势力,尽管知道凭自己一腔热血难保绒绒一世安稳,尽管知道凭自己一意孤行难得最终结果,可还是拼了命的燃烧自己,想要做别人生命里的光。

不知向前走了多久,终于,远处,通道的尽头,阳光洒进来,洒在飒的身上,为他镀上了一层金光,绒绒看着飒,思绪万千。

那层金光如此耀眼,衬托得飒像天神一般,他也确实是像天神一般,守护自己前行;那层金光如此温柔,将世间所有美好加之于身,他也确实温柔,为自己驱除黑暗与伤痛;那层金光如此不真实,似乎根本不存在于天地间,仿佛下一刻就会尽数散去,他......

“绒绒,你快看,那个是炸吗!”思绪被切断,回过神来,顺着飒手指的方向望去,好像,真的是炸,不过,好像有点不太对劲,“飒,你......”开口刚要阻拦,飒已经跑了过去。

跑近才发现,炸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,绒瞳孔骤缩,是壳,这两人,要干什么。

壳站在炸的背后,一只胳膊勒住炸的脖子,另一只手持刀,抵住颈动脉,“不要过来哦,我稍稍一动,他就死了呢。”

飒虽然急于救人,但始终不敢有什么动作,只能和壳说话,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,等待时机,一举拿下。

“你先冷静一下,有什么话好好说。”

“冷静?我才不要冷静!告诉你们吧,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,别过来啊,再来我就杀了他!”

“难道你想与整个王国为敌么?”飒冷冷开口。

壳闻言一怔,紧绷的神经松散了一些,脑中似乎闪过无数画面,也许是在权衡利弊,也许是在自我挣扎,也许是在乞求宽恕。

就在壳的注意力被分散时,飒快步冲上前去,飞起一脚,踢掉了壳手中的匕首,一把拽过炸,往绒绒那边一推,又冲过去,腰间的刀已经拔了出来,直奔壳的心脏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一只箭从远处射来,直中飒的右肩,长刀落地,右肩传来的痛楚逐渐被麻痹取代,察觉到不对劲,慌忙拔出箭矢,望向另一边,魔从远处缓缓走来,手上的弓还未收起,缓缓走近,每走一步都像在绒绒心上捅了一刀。

“敢动我的人?”一脚踢在飒的腹部,“不要——”绒绒早已泪流满面,一旁的炸拖住了他,“绒绒你不要去,太危险了,我们快走。”不顾炸的劝说,用尽全力想要挣脱,“不可以,不可以丢下他,不可以!”

魔闻声转过身,“怎么,还想救他,这箭上淬了我自制剧毒,没有我的解药,他怎么能活下来呢?”蹲下身,地上的飒早已无力起身,双指捏住飒的下巴,“你说对不对啊,没有我的解药,你怎么继续保护他呢?”

地上的人意识逐渐削弱,眼皮沉重落下,魔抽回了手,一身黑衣的年轻骑士最终还是倒下,紧贴大地,右肩处,鲜血低落,绘出血色玫瑰。

转过身,“你们俩,我没兴趣,壳,走了。”说罢,向另一方向走去,壳闻言紧跟了上去,却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,那一瞬间,绒绒没有在他眼睛里看到阴谋得逞的得意,他只看到了失落、自责与同情。

炸回身抱住了身后的绒绒,“对不起,要不是因为我乱跑也不会发生这种事,现在飒不在了,让我来保护你,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,我们赶快回去吧!”回去之后,你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呀。

绒绒的心底五味杂陈,明明是那么好的朋友,飒总是帮助他,他为什么一定要杀掉飒;明明杀了自己最好的朋友,他怎么能还摆出一副无所谓的神色,安慰自己,还说以后要保护自己,炸究竟,想要干什么。

回头望了一眼地上的骑士,那人即使已经失去生气,面容依然温柔,他也曾,是我的神啊,为我祈祷,为我祝福。再也见不到那清澈的双眸了,那双眸子,曾经也只追随我一人啊,为我窥探未来,为我透视阴霾。再也见不到稠丽唇瓣轻轻颤动了,那唇瓣,流出多少词句,也曾让我坚定信心,勇敢前行啊。再也见不到骨节分明的手高高扬起了,那双手,也曾为我拨开迷雾,拥我入怀啊。

年轻的骑士已经不在,留下他的教皇独自面对这世间险恶。他的教皇远远望着他,却连将他身体带回去安葬都做不到。捧在手心里的幼鸟脱离了守护者的怀抱,将独自面对猎人的围剿。骑士那颗曾经温热的心停止了跳动,温柔的人奔去了远方,随之而去的还有教皇对这世界唯一的希望,泯灭消亡。

炸松开怀抱,看着面前还带泪的绒绒,擦掉了年轻教皇脸上的泪珠,眸光微眯,“我们赶快回去吧,留在这里太危险了,魔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回来。”

回去之后,你就只是我一个人的了,这么美的水晶玫瑰,不放在金丝笼里好好观赏怎么行,就像那世间最珍贵的小鸟,若是给了它自由的天空,总有一天会失去,倒不如,囚禁起来,住在华美牢笼中,仅供一人观赏,只为一人歌唱,这不是,更好吗?

一个磨叽磨叽磨叽的置顶(并没什么用


你好!!!!!!!(超大声

这是小杨同学鸦

是超级爱立风哥哥的小杨同学!!!

很高兴认识你!

来了就别走啦!

留下来玩!!!

简单介绍一下(划重点❗️)


关于三次元:

最最爱的人是华晨宇!只有这一个!!!呜呜呜华晨宇是什么神仙,小杨这辈子就栽他手上了。


如果你喜欢华晨宇我们就是好姐妹!如果你不喜欢华晨宇请你藏在心里!不要说出来!你要是bb华晨宇不好,我头给你打歪!(bushi)


关于二次元:

其实不怎么混二次元,但是你可以给我安利啦!


关于我的文章:

全部属于HCY148世界!!!有时候也可能会发一些奇奇怪怪的脑洞,不要被吓到(划掉)


最爱的cp是飒炸!!!飒须我也超级喜欢!!!

其实飒all我都喜欢!(小声bb


关于雷区:

其实也没有很雷,就是万年受左位我不太🉑️

还有个毛病就是不愿意写关于壳哥的❓(dbq



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找我扩列!!!

随时可以找我聊天!!!

半夜陪聊也可以找我!!!

留下企鹅1053802898


来找我玩鸦!



【出来混是要还的】 飒须

呜呜呜呜我一定是太爱飒须了


以至于我又发来一篇飒须


没错不会写车的小杨又是一个急刹(其实是不好意思写


本文接之前那篇【橘子还挺甜的】





导语:江湖传言,出来混迟早要还的..........







须须这下子算是知道,什么叫做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了。如果给他一个从新选择的机会,他绝对不会再去打扰飒工作了。

开门声传来,飒走了进来,“须儿,怎么样啦?”一脸坏笑,向须须走近。“啊,你你你,别过来啊,这个很快就要上交的。”一脸慌张,伸手拉紧了衣领,今天,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向飒妥协了!

飒在须须旁边坐下,伸手撩起须须鬓角的一缕头发,在指尖缠绕,手指不时划过小孩细嫩的脸颊,肢体的接触产生了淡粉色的痕迹,悄悄爬上耳根。突然站起,绕到须须后方,伸手环绕住须须的腰,下巴担在头顶,“须儿,别画了,过来陪我吧。” “不行不行,诶呀你别捣乱啦,我要画图纸啦!”手忙脚乱,突然的近距离接触使小孩惊慌得拿不住笔。

转移阵地,飒低下头,埋在小孩颈窝,贪婪吸取小孩身上清甜的香味,嘴唇紧贴肩膀,呼出的热气透过衣服,摩挲着皮肤,“我怎么没发现,你这么香。”稍稍侧头,发梢撩拨着小孩的脸,一抹红晕迅速爬上。“诶呀你不要闹了嘛,我知道错.......唔.......”不等小孩说完,快速封堵,逐步侵略,贪婪索取,意识逐渐不清醒,横抱起须,向床边走去。

 

这下,工作又做不完了。

【红话筒他不好吃吗】 主唱X红话筒


奇奇怪怪的脑洞

奇奇怪怪的cp

不然怎么对得起我的名字


导语:震惊,某著名歌手登台演唱竟一改往日作风带上了话筒架,原因竟是.........



回到休息室的红话筒是崩溃的,飞速跑回房间,甩上门,窜到床上,一把扯过被子蒙上头,心脏还在怦怦跳,小鹿都要撞死了。刚才.......不敢想了,再想鼻血要出来了。

主唱下台时是懵的,平时一向喜欢粘着他的话筒这次不但没来找他,还看见他就跑,实在是反常,这小子怎么回事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甩开长腿,直接忽略掉身边的人,快步向休息室走去。

客厅似乎没什么变化,主唱歪着头,这小子怎么了,连桌子上最爱喝的橘子汽水都一口没动,转身望去,房门紧闭。认真回忆,像是想起了什么,嘴角上扬,拿起橘子汽水,向房间走去。

被子里的小孩没缓过神,就被一双大手揪了出来,抬头便对上了主唱深邃的眼眸,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,于是又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,迅速挣脱,又埋进了枕头里。

硬生生被主唱扳回来,便又对上了那张俊脸,笑脸飞速升起一抹粉红,赶快移开目光。看着臂弯中害羞的小兔子,有了一丝挑逗的想法,“怎么,你怕我?”一脸惊慌,丝毫没注意到主唱身后悄悄长出的狐狸尾巴,“才......才不是呢!”看着小孩慌张的样子,得逞的笑容露出,“那你,为什么看见我就跑了。”虽然知道原因,但还是想逗逗小孩,慌张解释的样子实在是讨人喜爱。“你.....你知不知道你唱歌有亲话筒的毛病.......”声音逐渐减小,小脸红得像苹果。“不就是亲了几下吗,这就害羞了?”话音未落,对准小孩的嘴角,出击。“唔.......你、你流氓....”攻势停止,“嗯?想不想见识见识,更流氓的。”



.......




【第二天演出】

“诶?主唱,你今天怎么自己拿着话筒,不用话筒架了呀?”

“嗯?话筒累了,站不住了。”

【橘子还挺甜的】 飒须

吃着吃着橘子突然有的脑洞

没错这是一个急刹车

导语:橘子好吃,你更好吃……




“滴答、滴答” 时针指向十一点,立风还在桌子前忙着画设计图纸,最近的工作很忙,晚上总是要加班加到很晚,但仔细想想,工作效率也是够低的,最近这几天,本来每天一个小时就能做完的工作,硬是干了三个小时,抬眼瞥见桌子上的相框,玻璃后的小孩笑容明媚,眼睛弯成了月牙,洁白的虎牙惹人喜爱,嘴角上扬,要不是这个小家伙,自己怎么会工作效率这么低。


“立风!我来给你拿好吃的啦!”小孩推门而入,手里端着一盘剥好的橘子,一屁股坐在床边,随手拿起一瓣橘子,送入口中。飒扭头看着小孩,白衬衫显得本就白嫩的人愈发干净,白白嫩嫩的小脸像糯米团子一样,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“我说,你给我拿吃的,怎么净顾得自己吃,我的呢?” 停下手中的动作,咬了一半的橘子捏在手中,“哼,就不给你吃!”说罢,把剩下的橘子塞入口中。“怎么样,橘子甜不甜?”小孩鼓着嘴,想要说话,但满嘴的橘子堵住了出口的文字,小孩只能点点头。


放下手中的笔,突然凑近,伸手搂过,对上双唇,撬开牙关,肆意索取,“唔.......你.......”脱离开香甜唇瓣,飒舔舔嘴角,“不错,是挺甜的。” “啊,你流氓!” “嗯?这就流氓了?还有更流氓的呢。”


一把将小孩推倒在床,单手禁锢住小孩的两只小手,举过头顶,欺身压上,“唔......你放开我......” 怎奈任何言语此刻都毫无用处,低头凑近,呼出的热气缠绕在须的耳廓,逐渐向下,从脸颊吻到脖颈,一路向下,锁骨处轻咬,留下一抹粉痕。一只手环住须的腰,嘴角贴近小孩的耳根,“还想不想,试试更流氓的。” 满脸通红,被撩拨得不知所措,“不.....不要.......” 脸颊浅啄一口,“今天,你说了可不算。”

【美酒入味,美人入怀】 高冷霸气魂爷X闷骚傲娇醉爷

歌曲拟人谁不可!

真的是我好爱好爱的一对cp!

不知道魂爷醉爷是谁的给我面壁去!



导语:传说,只要一坛君莫笑,便可得到美人之心





“魂爷,人给您带来了。” “嗯,下去吧。”

放下烟斗,抬头看着面前的人,一身大红衣袍,烫金绣花,墨色长发瀑布般倾泻而下,白皙的脚踝隐藏在衣摆下,抬头看时,目光便被锁在了那张脸上,脸颊白嫩,如同一块上好的羊脂玉,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勾人魂魄,鼻尖小巧精致,朱唇皓齿丝毫不逊色皇帝身边的美人,这般容颜,便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也要嫉妒几分。

而这边,美人也早已打量魂爷多时。早就听说魂爷是当朝有名的官员,本以为是文文弱弱的书呆子,没想到这周身的气息有几分将军的味道,要是说没带兵打过仗,那定是假话。细细打量,一袭玄色长袍清冷典雅,仔细辨别,暗自吃惊,这长袍上的暗纹明显出自江南天丝阁之手,朝廷上每年上贡不足二十匹的布料,单这一件长袍便要用去五分之一,这魂爷,究竟是何背景?早知道,就不偷喝他的君莫笑了。

“你,叫什么,为什么偷喝我的酒?”语气冰冷,吓了美人一跳。“别人都叫我醉爷,不过,你可以叫我小醉,叫我小醉醉也可以啦!”说罢,便嬉皮笑脸往上凑,边走还不忘边抛媚眼。然而魂爷丝毫不理会,“你还没说为什么偷喝我的酒,我的酒也敢喝,活腻了吗。”醉爷愣了,一身冷汗,俗话说,伸手不打笑脸人,这魂爷怎么回事,难道说美男计不好使了吗。“诶,魂爷你别生气别生气,我赔给你就是了。” “嗯?你打算怎么赔?我这酒是上好的君莫笑,采集的是海棠花蕊上的露珠,用江南最好的稻米酿成的酒,一年只能酿成五坛,我这攒了三年的酒,你一次就都喝了,你拿什么赔?”魂爷笑了,这下看你怎么办。完蛋了,太完蛋了,怎么就没管住自己这张嘴,也难怪,这酒那么香,隔着一条街就闻到了香味,顺着就来了,谁想到是魂爷府上的酒,更悲催的是,自己喝酒那么多次都没事,偏偏今天被抓到了,“魂爷,要不这样吧,我把我抵在这里,给您当仆人,什么时候工钱够还酒钱了,什么时候您在放过我,您看.......”

自己已经憋屈成这样了,这魂爷要是再不同意,也太......“好,那你就当我的贴身侍仆。”话音未落,起身便向寝居走去,只留下醉一人呆愣在原地。


【寝居】

“喂,给我倒茶。”“喂,给我揉肩。”“喂,告诉厨房做点绿豆糕。”“喂.......”终于,再也忍不住,醉爷爆发了,“你才叫喂!你全家都叫喂!我有名字!喊我名字!”

“嗯?喊你什么,醉爷?小醉?亦或是.......小醉醉?”后三个字故意停顿,声线放低,撩拨心弦。霎时红了脸,“你你你,就还叫小醉吧,嘶,真肉麻。”看着眼前一脸嫌弃的人,魂爷笑了,这么多年,还是没变。


【晚上】

夜幕降临,寂静笼罩着城池,挑灯夜读,灯旁的男人身着白色丝绸睡衣,正在对文书进行最后的批改。“诺,别着凉了。”抬头望去,正好对上醉爷的朱颜,烛火摇曳下,宛若天上下凡来的仙子,愈发动人。“看什么看,赶紧批你的,我去铺床。”撂下话,转身就跑。

看着远去的身影,嘴角上扬,这小狐狸,最终还是栽在我手上了,留了三年的君莫笑,终于派上用场了。撂笔,吹灯,起身向床走去。

拉开纱幔,美人早已睡着,睡衣有些肥大,领口敞开,精致锁骨一览无余,肩膀露出,如一轮新月映在火红的牡丹上。俯身落下一吻,惊醒了睡梦中的花蕾,“啊,你居然亲我,你要对我负责!”

魂爷笑了,扯开领口,“这下必须要负责了。”